建筑模型
呈现中国当代艺术20年来的发展历程详情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秒速牛牛作品 > 建筑模型 >
呈现中国当代艺术20年来的发展历程

   

  音乐,响起。大幕,拉开。演出,开始。这不是一出戏,而是一栋建筑。在中山东二路上不到老码头的外滩金融中心街角,一栋不规则的矩形建筑在灯光的映照下熠熠发光,建筑外立面垂下的根根铜黄色管子,正随着音乐声整齐地移动着,三排铝管交错运行,从远处看,就像是舞台拉开帷幕。

  这里是刚刚建成投入使用的复星艺术中心,而帷幕之中正在上演的,是名为《20》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群展。丁乙、张鼎、余友涵、周铁海、杨福东、徐震、张恩利、曾梵志……20位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各占一席之地的艺术家每人贡献一件作品,呈现中国当代艺术20年来的发展历程。

  这座会“跳舞”的房子的设计方是两个在英国乃至全球都赫赫有名的事务所,曾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分别设计了英国国家馆和阿联酋国家馆。其设计师之一正是被《泰晤士报》誉为“最有创意的人”的托马斯·赫斯维克(Thomas Heatherwick,他的事务所以他的名字命名),另一位设计者则是诺曼·福斯特事务所(Foster+Partners)的合伙人Emily Phang。日前,澎湃新闻记者对他们俩进行了专访,听他们详解该项目的特殊位置、独特选材以及两家事务所的合作方式。

  一年前,英国人托马斯·赫斯维克(Thomas Heatherwick)在“大烟囱”(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)办过一个展,展示了他的事务所在20年来做过的设计。那一次澎湃新闻记者在采访他时就发现,他“脑袋里的那些怪东西”都来自一个很单纯的想法:要做别人没做过的东西。复星艺术中心也是一样。

  设计本身并不复杂,即便一开始就被要求打造出一个“惊艳”的地标性建筑,但艺术中心最后的呈现无论从高度、体量还是造型上都算是平和。

  这幢建筑所在的地理位置很特别,向北一路是代表了上海百年前辉煌的外滩建筑群,隔着黄浦江是高楼耸立的陆家嘴,向西便是上海老城厢。另外,上海曾经最主要的码头十六铺就在不远处,代表了这座城市曾经作为航运贸易中心的重要地位。

  面对这样复杂的位置,设计师的用心都体现在细节上,Emily提醒记者可以绕着建筑外围走一圈,会发现整个建筑并非整齐地立方体,每个面的比例都有变化,细微但却可以感知。

  “这是因为我们在对不同的区域做出回应,比如面对外滩建筑那些蜿蜒曲折的天际线的,是很绚丽的铝管幕帘,而走到人民路再看,就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楼,是为了和旧城呼应,让人们觉得有亲密感。”Emily强调:“我们想做的是让人能够平静地接受而非令人不适的建筑,和环境的融合就显得非常重要。”

  “过去15年现代化的进程中,大家都在造差不多的东西,城市看起来千篇一律。对我来说,即便要造一个典型的中式方形办公楼,我也希望做一点新的尝试。能不能用手作工艺的同时体现高科技?能不能将石头材质做出新意?能不能让房子动起来?”赫斯维克这样说。

  记者见到艺术中心的时候正是午后三点左右的时光,阳光照在缓缓移动铝管上,每一根都折射出不同的光彩,很有些超越现实的美感。所有的三层幕帘一共用了675根铝管,每根长度不一,最短的为2.1米,最长的则达到16米。由于铝管直径各异,当幕帘转动时,铝管将重叠,而幕帘将呈现出各式各样的视觉效果。走上二楼的廊道,可以近距离地看到每一根铝管表面的纹理。如同传统手工的编织图案,却以极富现代感的线条来呈现。随着幕帘的缓缓移动,人们看向江对岸的视线似乎也在变化着。

  为什么会做一个移动的外帘?赫斯维克说他的灵感来自于某次参观一家汽车生产厂,看到生产过程中随着传送带的移动,一辆辆汽车被不断制造,就突然觉得可以被运用在建筑上。“我们做了三层的沟槽,让200多根铝管在沟槽中运动,就像传送带一样。”他解释说。

  Emily则给了这层层帘幕一个更加文艺的注解,“我们做了一些前期调研,组里也有几位中国设计师。大家想到了戏台上的幕布,戏剧开场,幕布慢慢拉起,将舞台展示出来。这里是个艺术中心,就是呈现文化与艺术的地方,我们这样做也是给建筑外面的人一个信息,让他们对里面发生的有所期待。”

  构想很浪漫,操作却是枯燥的。整个设计团队在4年前确定设计后,就不停地做各种测试,制作1:1的模型。包括与结构师进行测试、表面纹理的选择、材质的取舍,都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。

  最终,出于对安全性、稳定性、可清洗、可维护的考虑,幕帘最从初的五层改为三层,每一根铝管加上如同竹节一般的黑色减振环将金色的幕帘,分节整合,既能抵抗大风,也减少突然摆动的可能性。三层幕帘使用三种各不相同的颜色,而底端的纽扣件也是四种不同的红色,给人以丰富的视觉体验。

  “我们希望做一个有温度的房子。通常来说,钢筋混凝土的建筑偏好用灰色,给人冷漠疏离的感觉。这个建筑的主体是玻璃和金属,事实上是在金属的板材熔进黑色的玻璃粉末,当你在廊道上行走的时候,你能看到阳光对于这些铝管的反射投影在黑色的墙上,幕墙不再是沉重的黑色,而呈现出一种丰厚温暖的棕色。”傍晚时,最后一丝日光透过金属帘幕打在赫斯维克背后的幕墙上,印证了他的话。

  这两位设计师都是大咖,碰到一起时,总是不免被问,他们怎么分工合作,谁听谁的。

  “两个事务所处在同等的设计地位,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。”赫斯维克说,“我们团队共有45个人,做的是联合设计,很多事情都是无法分开的。”Emily对赫斯维克的评价是“有趣”,“两个事务所都想做一个有意思的建筑,这一点达成一致后大家就一起投入对细节的推敲和实验。”

  “合作前我以为我们会有很多的不同,但随着合作的深入我发现其实有很多的相似点。比如......”

  “对细节的关注!”两个人异口同声。笑过后,赫斯维克接着说,“我无法告诉你谁做了窗户,谁做了幕帘。我们聚在一起不断讨论,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,我很珍视这个过程。”

  去年采访赫斯维克时,这个顶着一头蓬发的建筑师就超乎寻常地谦逊,“我知道媒体和大众都喜欢孤胆英雄、传奇天才,这听上去很浪漫,但事实上我不是。如果说20年来我有什么最好的创意的话,那就是我的工作室。”

  在赫斯维克看来,把一个项目归于一个人的功劳是一种偷懒的做法。事实上,在一个设计团队中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两个事务所不是非此即彼的竞争,而是灵感与思想的撞击和不断的实验推进。

  “不要去为每一个部件寻找创作者,而要想是怎样的方式让这些大脑结合在一起。我相信这也是这个项目的意义所在。这是一个没有‘英雄’的项目。只不过,百盛娱乐登录这个团队需要将一切整合起来的人,而我承担了这个职责。但我还需要同咨询方、工程师、工人进行讨论,他们对项目有很大的推动力。”赫斯维克话锋一转,“不过,最后还是我,出现在各种文章和照片里啊。”

  这样看来,我似乎要对开头的写法做一些修正了——复星艺术中心,由来自托马斯·赫斯维克事务所和诺曼·福斯特事务所的45位设计师以及无数规划、咨询、工程施工的人们共同完成设计。

  “我觉得我们做的只是一个平台,用艺术的方式建造了一个艺术中心,希望人们前来感受各种艺术氛围,忘记我们设计的存在。”Emily总结说。

  周星驰《新喜剧之王》上映首日排片占比19.0%,跟前两名《飞驰人生》、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差距很小,位列前三甲。首日票房2.7亿,上座率55.8%,相比也是过得去的成绩。 但到了第二日,排片占比跌至15.3%,票房1.07亿,较首日暴跌超过60

  2月7日是歌手华晨宇的生日,他在社交平台上晒出照片庆生。有网友发现,连续六年,华晨宇的庆生照都穿着同一件衣服,摆相同的pose,真的是强迫症boy没错了~ 延伸阅读 华晨宇鸟巢高空翻 网友:这次“火星人”会给歌迷带来哪些惊喜? 最近的鸟巢异

  近日,黄渤一家四口一同现身北京某机场。黄渤与妻子“黑白配”默契足,妹妹争拉行李箱,姐姐帮忙加油,一路手舞足蹈超有爱。 延伸阅读 黄渤鼓励高考学子“人生处处都是一出好戏” 由黄渤自导自演的电影《一出好戏》将于8月10日全国上映。昨天,导演黄渤

  印度央行7日发布声明,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6.25%。在国内通货膨胀率维持在较低水平运行的背景下,这一决定基本符合市场预期。这是新任央行行长达斯上任以来的首次政策调整,也是近17个月以来首次下调利率,上次央行下调基准利率是在2017年

  2月7日,蔡少芬晒出一段视频,视频中的蔡少芬全副武装,站在室外,伴随音乐一拳击飞雪人,十分帅气,她在配文中艾特了老公张晋,表示:“如果你乖,给你买条gai,如果你不乖……嘿嘿嘿!” 网友纷纷表示:“晋哥在搭建雪人的过程中!”“怕了怕了,娘娘

  2月6日,俄罗斯卫星网报道,当地时间周一,一名未公开姓名的30多岁男子,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拉里默县的马牙山慢跑时遭遇一头小美洲狮,然后他竟然奇迹般地上演了一出“武松打虎”的故事。 美洲狮 新华社/卫星社 当时这名男子当时听到身后有响声,发现是

  在今年的央视春晚中,由河南少林塔沟武校师生表演的大型武术节目《少林魂》震撼登场,不仅在国内引发强烈反响,也震撼到了外国网友。不少外国“粉丝”纷纷为这一节目点赞,形容其是“史诗级”“极其了不起”,第一眼看上去简直就像是CG制作的那么精确。 B

  今年大年初一将去年保持的纪录提升12.5%后,初二票房则比去年同期倒退4000万元。 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《飞驰人生》《新喜剧之王》《流浪地球》《神探蒲松龄》《廉政风云》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《熊出没·原始时代》8部新片中4部次日跌幅超过五成,跌幅

  当地时间7日,韩国院决定对正在受审的前总统朴槿惠羁押期限再次延长,至4月16日24时。朴槿惠因亲信干政案正在接受抗诉审理,法院去年10月1日和11月30日已两次延长对朴槿惠的羁押期限。 朴槿惠涉嫌滥用总统职权,从企业收受财物 来源:新华

  据外媒撰文称,随着记者和编辑发现自己成为数字出版商和传统报业裁员的受害者,由机器人记者主导的新闻行业正在迅速崛起。 资料图 机器人 武亦彬摄 以下为文章概要: 传统新闻媒体纷纷启用机器人记者 在彭博新闻社(Bloomberg News)发布

  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,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,转载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”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

  二、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(作品)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。

 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,联系邮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