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案例
新华网太原10月4日电(记者王学涛)山西平顺县天台庵是中国目详情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秒速牛牛作品 > 最新案例 >
新华网太原10月4日电(记者王学涛)山西平顺县天台庵是中国目

   

  新华网太原10月4日电(记者王学涛)山西平顺县天台庵是中国目前仅存的几座唐代木结构建筑之一,目前正在落架大修。与众不同的是,这次修缮过程中,为进一步研究天台庵唐代建筑的结构,负责人帅银川专门制作了一个结构“小样”。

  “有了按照两种修缮方法制作出的结构模型,专家们就能更好地决定是恢复原状,还是现状维修。”帅银川说。

  值得庆幸的是,作为山西古建筑保护研究所高级工程师,今年59岁的帅银川是一位制作古建筑结构模型的行家,30余天就制作出了两种不同结构的小样模型,为研究性修缮这座唐代建筑提供了便利。

  由于从小善于动脑筋,1979年年底,山西省古建筑保护研究所刚刚成立时,帅银川的手艺被看中,从一个农村小木匠“农转非”,成为研究所的一名正式员工。“23岁时就是6级工,挣90元,当时副所长才挣45元。”他说。

  小小的古建筑模型却蕴含着民间艺人的大梦想——把古建筑搬到室内。帅银川说,当时山西省古建筑保护研究所领导们对古建筑非常有感情,希望在中国古建筑大省山西建立一座古建筑模型博物馆。

  于是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帅银川就挑起大梁,一边恶补古建筑理论知识,一边制作二十分之一比例的古建筑木结构科研模型。

  首个古建筑模型花落洪洞广胜寺毗卢殿。为了把这座元代国保建筑模型做好,他借下黑白照相机独自到广胜寺对古建筑进行了多角度拍摄,并对上上下下的结构进行了测绘,之后他又亲自去买核桃木,等木料自然风干后才开始动手制作。

  “工具自己制作,因为没地方买。模型一般不上彩绘,所以选料时颜色要一致。最重要的,还是要把古建筑里里外外的结构做出来。”帅银川说,他花了两年时间制作出了第一批广胜寺古建筑科研模型。

  随后三十余年,帅银川制作出的古建筑结构模型多达100余座,而且部分古建筑模型,例如应县木塔和鹳雀楼曾分别作为贺礼庆祝香港回归和澳门回归,并远赴意大利等国参加展览。

  然而,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古建筑模型因为无处安放而远走他乡、零散安身。帅银川回忆说,部分古建筑模型被“赠送”给了外省博物馆,部分被借去做展览至今未归……因此,建造古建筑模型博物馆的愿望30年未实现。

  另外,随着时代发展,为了提高生产效率,年轻的木匠们均采用机械化生产零部件,然后再让工人们组装成旅游纪念品、展览品、教学用品等。

  帅银川认为,机械化生产古建筑模型对山西古建筑文化起到了积极的宣传作用,但旅游产品只是工艺品,而不是靠传统工艺做出的艺术品,此外,机械化生产的古建筑模型大多只有“壳”,没有做出古建筑的内部结构。

  “山西古建筑数量众多,且分布较散,如果能够通过模型在一个地方集中展示,既可以作为立体图纸保存下来,又能供众人去观看研究,对传承山西古建筑文化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。”帅银川说,目前无论古建筑模型制作还是工程修缮,工匠缺失,传统工艺面临失传危机,希望能引起相关部门足够重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