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案例
最终变成什么样子详情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秒速牛牛作品 > 最新案例 >
最终变成什么样子

   

  虽然《有顶天家族》第二季已经完结了一年多,但是监督吉原正行的这篇访谈还是有很强的可读性。吉原作为最早与堀川一起成立PA的老臣,又是PA作画部部长,而且又负责对PA的新人培训,他的话对于想要了解PA的读者很有帮助。本次的访谈吉原不仅谈及《有顶天家族》相关内容,还谈到了新人培养、3DLO的系统等等与PA体制息息相关的内容。

  虽然《有顶天家族》第二季已经完结了一年多,但是监督吉原正行的这篇访谈还是有很强的可读性。吉原作为最早与堀川一起成立PA的老臣,又是PA作画部部长,而且又负责对PA的新人培训,他的话对于想要了解PA的读者很有帮助。本次的访谈吉原不仅谈及《有顶天家族》相关内容,还谈到了新人培养、3DLO的系统等等与PA体制息息相关的内容。

  有顶天系列的3DLO制作采取演出跟着3Dstaff一起做3DLO的工作模式,可就算这样吉原还是对很多镜头不满意,甚至还把最后两集的3DLO全部重新修了一遍。

  3DLO的使用已经有十年以上的历史了,却还在不断调整之中。3DLO简单来说,就是把3D人偶当做角色放到3D建模的场景中。对于作画来说,人偶的形态变化会影响到他们的作画。为此3D人偶的制作就需要得到规范,也就是让3D人偶根据角色设计表制作,制作出和角色设计表一样体型的人偶。

  比如,有矢三郎的场景就把和矢三郎相仿的人偶放进去,当然以现在的技术也还是不能让人偶做出分镜所要求的细致姿态。当然就算有根据角色制作的人偶,原画师作画水平跟不上也还是会出现问题。比如,一个不太拿得准脑袋大小的原画,就会画出比人偶小的脑袋,这就会导致画出来的角色,放在LO上比例不正确。

  本次有顶天使用的3D人偶像是由棒状物构成的机器人,头顶上还有一个像河童的脑袋顶的圆盘。这个人偶从IG时代开始算,已经是第九代了,过去在IG还有给人偶添加肌肉的情况。而且还有些人偶上连头发都会有,吉原原本计划也给有顶天的人偶也加上头发之类的东西,但因为有原画师觉得加这些东西很恶心,所以这才把人偶头顶设计成了盘子状。

  吉原做得这一切都是为了改变过去3DLO只能给原画师一个大致参考的状况,为此才设计了新一个版本的3D人偶。吉原认为,为了让能长期地有效使用3DLO,必须要将3DLO系统化。不过吉原自己的一套3DLO使用方法就算只是社内普及也非常困难,吉原按照自己的使用方法教演出,但只要演出没按照吉原的方法操作,原画们就会立刻陷入混乱。

  当然这也不是PA才有的情况,IG同样也有这种情况。吉原在IG帮神山做片时,就发现3DLO的使用瓶颈就在于大家能否对3DLO达成共识。所以当吉原回到PA后,就打算让社内的所有人对3DLO都有一个共通的认知,可实际上除了吉原自己的作品外,想要达成共识依旧非常困难。

  过去吉原在IG做片时,LO也是原画师手绘,可是美术那边会再进一步对背景精细化。也就是说手绘的LO并不会被忠实的还原,只是作为3D部门的建模参考,之后还要将完成的3D建模交给美术部门进一步精细化。在吉原看来这样的工作流程,与过往的工作流程一样无法提升工作效率。LO完成慢,演出的LO检查会受到影响,之后的工序也是如此。所以当吉原做演出后就打算不再原画师画LO,于是吉原就跳过了手绘LO的步骤,直接跑到CG部门把已经做好的背景模型,按照分镜的角度摆好,然后打印出来,这就是最初的3DLO,大概是在《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》快要开始制作之前的事情。

  虽然在制作攻壳时已经可以使用3DLO,但当时的演出更多还是选择自己拍照片,然后叫以此为参考再作画,3DLO使用的比例很低。其实3DLO从使用之初就有不少争议,按道理说,都用了3DLO了,那么也没必要再让原画手绘LO了,可当时的原画却还会把3DLO当做参考重新画LO。吉原也在自己负责的集数中稍微用了下这套先3D后手绘的流程,不过由于原画师们交上来的LO还没有3DLO质量高,最后就演变成直接使用3DLO。

  有顶天中也没有再叫原画画有3DLO的手绘LO,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把原画和LO作业给分开,让原画专心负责画动作。不过吉原以后却希望能把LO的工作再还给原画,为此就要增强PA的制作实力,最终做到让原画自己去3D部门,与3D人员一起制作3DLO,自己决定自己负责的lo的机位,然后再交给演出检查的流程。

  虽然现在大家都在说,LO变成了演出的东西。但吉原对这样的现状很不满意,因为不少做演出的人,作为原画的水平就不怎么好,可是他们却对LO有着主导权。不过不止是PA,现在其他公司也有这种情况。而且不光是对3DLO,LO相关的部分现在演出也有不小的权力。但作为作画出身的吉原还是觉得,LO的主导权应该交给作画人员。先不说3DLO,由于现在的演出要修正手绘LO,这无疑增加了演出检查的时间,等LO再返回到原画师手上时,原画师都已经不记得工作的内容了。

  现在多亏了3DLO,过去一些很难完成的镜头都可以制作出来。有顶天也是因为有3DLO的帮助,才能量产出高质量的镜头。不过吉原却更想看到原滋原味手绘出来的带有“谎言”的画面。同时,他也承认因为3DLO可以保证前后镜头中物体的大小、位置不会出错,有这样的优点理应好好运用。

  不过如果是井上俊之的线DLO也能直接画出来高难度的镜头。吉原还提到了田中达之在《祖先打人万万岁》中画的犬丸进入浴池中的主观镜头,通过手绘就画出了机位变化的背动。

  明明过去还有这么厉害的原画,而现在想要做这样的主观镜头就需要依靠3D,吉原感受到动画人水平的倒退,内心很不是滋味。不过作为监督的吉原,相比于追求一百分的个别镜头,还是更加重视如何把整部作品的水平死守在七十分,这样考虑的线DLO成为主流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有顶天因为3DLO的辅助能做出非常多有漂亮正确透视的镜头,但另一方面来说,太过正确了反而看起来有点怪。关于这一点,吉原也更倾向于手绘。虽说不管是3D还是手绘大家都会有焦距的意识,可实际上还是要故意做点假才更好看,而这正是手绘的优势。

  实际上用3D制作鱼眼镜头非常困难,不依靠摄影的帮助是做不出来的。吉原还想到了过去自己在《幽游白书》里画过的一个广角镜头,那种有气势的镜头果然还是手绘要好一点。

  本次有顶天3DLO主要都是使用在室内,像西餐厅这种只有几个镜头的场景同样也做了3D模型,只要是室内透视明显的镜头基本都借助了3D辅助。狸猫太多的部分也会用3DLO,因为狸猫太多,在镜头切换时就很难搞清楚不同狸猫的位置,于是便使用3D做参考画分镜。而第二话结尾和第三话开头在高架上的部分也有一部分使用了3D,同时还有一些是参考照片画的。

  不过从一期开始就一直有因为工期问题没时间做3DLO的情况。但因为许琮等人会用3D软件,所以就算没有3D建模,自己也会做一简易版本的3DLO给原画师参考。还有小物件非常多的场景也会用3D。比如,矢四郎的工厂和三代目的家,因为东西太多所以必须要用3D。由于小物件太多,如何将这么小物件分层交给美术就是一大问题。于是吉原选择了直接3D贴材质做成3D层,这样也就不需要美术和作画的人经手,白箱里工作桌上的物件也是直接让3D贴材质。

  有顶天的美术风格是吉原之前执导的另一部动画《万能蔬菜卜卜侠》的延续,美术监督也都是Bamboo的竹田悠介,吉原觉得《万能蔬菜卜卜侠》的美术风格就挺好,于是就沿用了同样的风格。虽然是数码作画的美术背景,却做出了手绘的感觉,吉原将其称为空气感。吉原口中的空气感,也就是过去摄影台的摄影机到赛璐璐之间所产生的效果。

  现如今不管美术和色指定做什么,摄影都有办法改变画面的色调。不过本次有顶天则是选择保留美术背景的原本质感,所以不需要摄影加效果,但摄影会对画面不太放心,因此加一些效果,不过最后都会被吉原要求去掉。

  本次有顶天两个季度,吉原都要求各个部门负责做好本职工作。现在的上色可以直接修改动画张,但只要时间充裕吉原就会以retake为由把不合格的动画张退回到动画部门,虽然相对来说这样做更花时间,但这本来就是动检的工作。

  其实吉原很想抱怨明明日程很好,但只要按照各司其职的做法,日程就还是会出现问题的奇怪状况。可是当日程不允许再将动画张retake时,吉原还是会鞭策动画们,希望他们能保持质量,不让上色修正。

  对于吉原自己来说,可能自己在第一季时坚守各个部门各司其职的态度要加强烈。在制作第一季时,为了让大家明白rush check(检查所有摄影完成后的镜头)该有的样子,连bara check(一卡一卡地分开检查摄影完成的镜头)吉原也要全员一起参加,当然二期的时候bara check也会叫大家来。而且一般的bara check只需要指出需要retake的部分就行了,但是为了让大家明白镜头为何要retake,吉原还需要一个一个镜头地讲清楚理由。

  在PA,bara check是社内的作画和上色都要来,还有原画胃疼也坚持来参加的情况,不过在吉原看来,虽然这种行为确实值得表扬,但本来bara check就是应该这样。

  由于工期越来越紧张,现在的bara check都是摄影做完后就挑时间尽快检查了,这样也就让自由原画没有机会参加bara check。这些作画没有不知道自己的原画会经过谁的手,最终变成什么样子,也就会导致他们开始敷衍了事。吉原不想自己的社内新人们也养成这样的坏习惯,所以只要日程允许就会叫他们来参加bara check,教给新人们制作动画正确的方法。

  PA经常会有不是以社内staff为核心的作品,如果被堀川社长请来的监督不喜欢吉原的做法,吉原会做出妥协,不过吉原也有自己的底线。比如,新人只画草原,然后把二原甩给别人的情况,吉原是坚决抵制的。

  当有顶天真的日程到不得不甩二原的情况,吉原宁愿不用新人。在有顶天中没有新人是只画草原的,修正也只是竟可能让作监稍少修一点的基础上,让原画自己再修自己的原画。当然要让原画能回到原画师手上,就需要作监、演出等部门效率要高,所谓有顶天制作现场的本质就是在这样重复的过程中教育新人。

  回到画分镜的话题上,原本吉原是预定四周完成一集的分镜,前两个星期让新人画分镜,之后两个星期吉原修改分镜,可是最终演变成了吉原只有三天左右的时间修改分镜。因为画分镜的四人,不仅要画分镜还要做演出工作,所以也就压缩了画分镜的时间,但还是坚持住了一个月一集分镜的速度。普通的TV动画基本都做不到这个速度,一般来说一集分镜也需要两个月。

  过去吉原做演出画分镜时,二十多集的TV动画能突然召开十集的分镜会议,画分镜的演出根本不知道前后集数的内容,也就只能自己想办法画。所以吉原要在有顶天中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,只有让他们一直参与到动画制作中,他们才能清楚前后的内容。为此吉原才建立了现在的分镜系统,这样画分镜的时候就能知道前后部分的内容。不过在吉原心中更理想的情况则是,一人负责一集的分镜,但是非本集的演出家也都参与到分镜会议。

  其实一开始的分镜,是把原作中所有的场景,包括说明性质的描述和台词都囊括在内的。可是由于时长太长,所以到吉原这里都会被删掉。虽然听到了很多抱怨的声音,但也有被森见夸奖的部分,那就是第四集矢三郎开导玉澜的部分。虽然台词时矢三郎与玉澜对话,但画面则是过去矢一郎与玉澜的画面。

  这一段原本是分开描写的,虽然吉原不会去画矢一郎与玉澜这样很羞耻的场景,但吉原却从这一段分镜中感受到了其中蕴含的热量。可是如果两段都留下来又超过了时长,于是吉原就将两段融合成了一段。这样的分镜如果只是吉原一个画分镜的话,肯定是做不出来的,吉原很期待三位演出在下一部作品中的成长。

  吉原当监督和其他单纯来做片的监督不同,还需要照看PA的内部制度,也就是说吉原在做片的同时,还要做帮助PA成长的工作。外面请来的监督只是来做片的,不会像吉原这样为了PA的成长而扮黑脸,强硬地要求社员们做该做的事,所以只能吉原自己定期当监督去鞭策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