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观模型
他们的客户包括Zaha Hadid、隈研吾、BIG、Snøhetta……全详情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秒速牛牛作品 > 景观模型 >
他们的客户包括Zaha Hadid、隈研吾、BIG、Snøhetta……全

   

  然而效果图当然也有好坏之分。好的效果图不仅要能准确传达设计概念,还要做到最棒的视觉呈现。

  下面这 3 家全球知名效果图公司,水平都是世界顶级,其中还有一家是中国的!一起君看了他们的效果图以后连连赞叹……

  MIR 的大名其实不必多说,对效果图有点懂行的人都会知道,特别是常混全球各大建筑视觉表现论坛的肯定对他们不陌生。我们之前有发过他们的作品。

  MIR 成立于 2000 年,他们的客户包括Zaha Hadid、隈研吾、BIG、Snøhetta……全都是世界领先的设计公司。

  看这张动图就能明白 MIR 把效果的重点图现在灯光,Zaha 的设计表现就到位了 ▼

  MIR 宣扬自然视角的制图理念,非常重视对画面的概念性重塑,扬言对后期 PS 不屑一顾。看他们的作品就像在看一幅有故事的照片。

  一般的商业效果图,蓝天白云是必备的背景,但在他们的作品中却很少见。不止天气不怎么晴朗,反而会有很多特别有自然气息的“雾气”在画面中。

  很特别的是,他们不接受甲方指定的角度。他们的工作流程跟大部分效果图公司非常不同,在收到甲方项目模型和要求后,MIR 会先分配成员们从不同初始角度画概念草图。

  然后对比不同草图效果和氛围后再做选择和修改,所以他们要求自己选择角度,才能发挥最大的创造性。

  他们非常重视鸟瞰图,一定要甲方提供航拍照片或详细的周边 3D 配景模型,这足以明白配景对于鸟瞰图的整体效果作用。

  其实对于 MIR 来说,他们不觉得自己是在画效果图,而是在做艺术创作。所以创始人 Trond 觉得他们要找的是艺术家,而不是普通的技术员。17 年的时间,团队才只有十几个人。

  而他们一张图的报价,高达 4600 欧元,5 张以上可以又回到 3700 欧元,但这个价格已经是欧洲同类公司的两倍。

  虽然价格非常高,但一般合作的公司都不会吃亏,因为 MIR 对待效果图的态度比对方更认真。MIR 按照他们自己严谨的流程走,将每张图都做到尽善尽美。

  Arqui9 来自英国伦敦,是一个只有 7 个人构成的工作室,主要工作就是建筑环境可视化艺术。在建筑渲染领域发展得越来越好,赢得许多先锋建筑的信任。

  他们相比起 MIR 而言,在但网络上非常活跃。在 Youtue 上传了许多绘图教程。

  甚至在他们的教学网上,还有许多关于建筑可视化的免费素材分享,同时也有在卖课教学。

  如果说 MIR 属于绝对写实派,那 Arqui9 就是在写实的基础之上,增添了许多英式浪漫主义色彩。他们的作品往往会有一种“胶片感”,细腻而重氛围,颜色比较艳丽而富有生机。

  正如前面所说,Arqui9 的业务是“建筑环境可视化艺术”,所以不仅是写实效果图,他们也画虚拟的艺术效果图。而他们和 MIR 最大的不同就是——非常看重 PS。

  例如下面这张图,有着浓浓的科技感和日式风格,据说他们花的时间有 80% 都是用在 PS 的处理上。

  画好一张效果图,需要在设计、构图、光影、人物和色彩方面下足功夫,从Arqui9 的图能看出他们在这方面表现非常优秀,而且经验非常老道。

  了解这个公司之前,你要先知道,从全球行业统计来看,中国的效果图年产量在全球绝对名列前茅。但数量并不等于质量,有时候批量化的生产习惯反而会损害一个公司。

  尽管在这样的背景下,中国还是有能走出国门的优秀效果图团队,他们就是——SAN。

  SAN 开业于 2014 年,是一家非常新的公司,创始人 喻彦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的室内设计专业 。

  你之前也许从没听过这家公司,但他的作品你肯定见过。SAN 曾经帮 MAD 画了一系列作品的效果图,最有名的应该是卢卡斯博物馆 ▼

  MAD 的这个方案最终在竞赛中获胜了,尽管最终因为美国地方性问题没能建造,但 MAD 将这个项目交给 SAN,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鼓舞。

  如果你熟悉 Aedas 的话,会发现他们经常找 MIR 作图,比如武汉的恒隆广场、毕竟的新浪总部,但实际上 Aedas 也找 SAN 花了不少图。

  然而这成图质量绝非偶然,这是创始人喻彦十几年的技术经验,是整个团队的职业精神,同样也是持之以恒对创新探究的成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