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“百街千巷”的环境如何设计整治详情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资讯 > 公司新闻 >
“百街千巷”的环境如何设计整治

   

  悠长的胡同深处,一座四合院儿,朱门半掩,里面藏着北京人40年的记忆,饱含着北京人对这座城市变迁的追忆和美好畅想。

  这是一件微缩模型,位于“伟大的变革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”展厅内。每一天,4万余游客从这件展品里品读北京改革开放40年。

  “呈现在您眼前的模型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,老北京大杂院内人民生活的场景。”女讲解员用标准的普通话讲述着,“您可以从四个角度观察大杂院内外的生活,比如这幽静而狭长的胡同,正面的金柱大门和倒座房,垂花门里拥挤的院落,四合院正房内两户人家的家居布局。”

  “妈妈,这屋顶上的是什么?”彭帅今年刚上幼儿园,土生土长的小北京人在模型前发问。

  “这个是鸽子笼,这排房子叫倒座房,最早是用来会客或者当门房用,就跟现在小区门口保安岗亭似的。”他的母亲今年三十多岁,从小生长在北京的胡同里,她弯下腰细细地给孩子讲述。

  确实,就如鸽子笼一样,改革开放40年,很多城市中常见的东西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更生动、更现代的内容。

  改革开放初期,北京的四合院多数已经变成了大杂院。因居住人口激增,原先一家一户的院子被分割,变成杂院。模型里,随意搭起的石棉瓦,从围墙上伸出的烟囱与接油烟的小桶构成了很有生活气息的画幅。

  院外,一派初冬景色。卖蜂窝煤的师傅踏着板车串胡同,骑到这家门口便被刚溜回鸟的大爷叫住。大爷和坐在门口的大妈估摸着蜂窝煤的数量,准备把煤存放在门口自己搭建的小煤棚里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煤棚子是家家户户的标配。南锣鼓巷地区有一幅老照片,沿着院墙根儿,一溜煤棚子。而如今,棚子早就拆了,路面也平整了,电线都入地了,店铺接踵,人流攒动,是最具京韵的景点之一。

  黝黑的蜂窝煤退出了绝大多数北京人的生活。2015年,城市核心区实现无煤化,老城区里没人烧煤取暖,仅剩的9家煤铺在当年年内关张。“煤改电”后,北京的胡同干净了,北京的天更蓝了。

  除了蜂窝煤,模型里还有一件典型的北京记忆——囤成小山的大白菜。“这是老北京冬天的当家菜,醋熘白菜、白菜粉丝、白菜炖冻豆腐……天天都是白菜。”市民王先生站在模型前回忆,“现在看着吃得健康,其实还是因为穷,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白菜炖肉。40年转眼就过,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变化体现在餐桌上,从最初有钱了上顿下顿鸡鸭鱼肉不同,现在一日三餐讲究健康饮食。”

  无论是40年前,还是现在,一抹绿色是四合院里不可或缺的装饰。“北京人喜欢玩,尤其喜欢亲近自然。我小时跟院子里养芍药,隔壁大爷弄的葡萄架子一到秋天就结满了果实,对门儿院儿里有枣树,还有柿子树,经常还没熟透,就被淘气的孩子给摘了。”市民刘先生小时候住在什刹海附近,一座模型勾起了他美好的记忆,“现在虽然搬了楼房,但家门口经过治理,也有了几座小花园,虽然不大,但种了挺多植物,每次吃完饭我都要去遛个弯。”

  柴米油盐半辈子,百姓故事里记录着伟大时代的进步;青瓦灰墙里,北京人用实际行动践行改革开放。

  在展厅里,有一个电子屏幕,主题是“我爱我的家乡”。市民李先生祖籍山东,来北京打拼已经二十多年,他给山东和北京各点了赞。“改革开放以来,很多和我一样的外来人融入了北京,这座城里的人很大气也很包容,尤其是初来乍到时给了我很多温暖。所以,我愿意用我的努力工作,去回馈这座城市。”他掏出手机,将北京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表、北京市生产总值表都拍下来,他说,“回去后,要给孩子讲改革开放,这几组数据最有说服力。”

  这件微缩四合院模型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宋东葵、谭泽恩两位老师带领张兆麒、段九明、陈宇曦、尹偲雅、汤舒婷、郭彥彤等13名学生历时3个月时间,综合了改革开放初的很多历史资料及优秀的影视作品中的典型场景,创作完成的。

  其中,冬储大白菜每一片菜叶都是拿宣纸染色而成,以轻土做白菜芯,把一片片白菜叶按真实生长形态贴上去,再经过些微塑造做旧,一株微缩白菜才算制作完成。最后创作者选择了一个走街串巷卖白菜的场景,把白菜堆在一起,加上秤,还原了当时入冬之际,老北京出来囤大白菜的一幕。

  四合院的瓦是一片一片按照尺寸精心裁剪、上色、做旧,像盖房子一样覆盖上去,每一片瓦都带有自己的温度。院子里,柿子树上的枝杈是一根一根粘上去的,上面柿子是通过轻质粘土揉搓而成,再染上橘色。

  还有院门口的小竹车,七零八零后很多人小时候都体验过。等孩子们长大了,竹车继续物尽其用,可以推着竹车买菜、拉煤运货,干很多事情。

  11月28日,凌晨3点的西打磨厂街,胡同里的灯都熄灭了,一座颇具古韵的院子还亮着灯。这里是西打磨厂街220号院,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正在里面办公。220号院在清末曾为教会医院旧址,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演变成了挤满私搭乱建的大杂院。如今,经过设

  改革开放这些年,发生在我家最大的变化,应该就是住房条件的改善了。大杂院里住房条件紧张,我家算是好的,有的人家真是祖孙三代挤在一二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,一住十几年。搬出来了,自己住着舒服,周围的环境也好了。像我现在住的小区,地上不停车,来人刷卡

  得知北京东城区中小学校成立首批京剧实验教材试点,一时间勾起我许多的回忆,那些与京剧爱好相关的回忆。 作者:李金河 插图 王金辉 我祖辈几代都生活在京城,幼年时打开“话匣子”就是听京剧,爷奶、父母、家兄经常带我去戏园子看听京剧。回到家中我总是

  电视剧《情满四合院》播映之后,受到北京市民尤其住了几十年的老北京人的欢迎。人们对于这部表现北京现代人生活的戏是很喜爱的,但是在喜爱之余,大家也有一些疑问,认为剧中的四合院不像是真正的四合院,而是很地道的大杂院。 作者:张双林 老北京文化展上

  2017年8月26日讯,今后,“百街千巷”的环境如何设计整治,不仅将有专门的设计师来整体规划,还要有章可循。记者从东城区了解到,东城区编制出台街巷环境整治的12个设计导则,内容覆盖风貌保护、园林绿化、公共服务设施等各个领域,小到排水系统如何

  夏暑才刚过去,酷热尚未忘记。在没有电扇空调的时代,古人如何度夏消暑?古代名人墨客为了驱除烦热,通过各种途径追风纳凉,在品茗饮酒吟诗作赋时留下一些耐人寻味的纳凉诗话,如今赏读,仍使人感受到徐徐清凉带来的无限快乐。 作者:张颕 “何以消烦暑,端

  北京叫莲花池的地方可不少。我就在两个莲花池附近居住过。一个在广安门外,另一个是位于延庆县的莲花池村。 作者:孙家汇 制图 王金辉 难忘儿时的乐园 广外莲花池公园以古迹莲花池得名,莲花池有北京城“生命之源”的称谓,存在于3048年之前,现属北

  过去老北京流传着一句俗语:“天棚、鱼缸、石榴树,先生、肥狗、胖丫头。”这前半句说的是老北京四合院里夏季的小院中和谐别致的风景。 插图 王金辉 搭天棚的风俗历史悠久,在明清民国时代老北京里的皇廷贵族、达官贵人每到炎夏暑伏之时,他

  2017年5月24日讯,铁鸟胡同1号院,是宣武门外的一个普通大杂院。院里住着7户人家,和其他大杂院没什么两样,有吵闹也有欢乐。但在35年前,这个院子可不普通。 铁鸟胡同1号院的老姜、刘婶、老刘、姜婶(从左至右) 1982年,这个院子的故事上

  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,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,转载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”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

  二、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(作品)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。

 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,联系邮箱: